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戰雛>  第三百七十七章,煉制成功 中

戰雛 第三百七十七章,煉制成功 中

    藥神白自虛搖搖頭,有些擔心地說道:“藥姬的靈魂之力只怕是支撐不了她將這枚丹藥煉制出來了,只是希望她在這一次煉制能夠有些突破吧!”
  
      既然已經注定要失敗了,那其他人的關注力也不會放在她的身上了,農葉看了看眾人的煉制,說道:“現在,煉制得比較成功的乃是朱嘯、柳千枝與白宇,其次是柳炎和藥陽,北一封與農然卻也是還不錯,可能會比柳炎和藥陽走得更遠!至于那方一瞬,此番只怕是結果不會比藥姬好太多!”
  
      煉制丹藥,要不是已經成功出爐的那一刻,誰都不知道還會發生多少狀況,丹鼎淡淡地說道:“柳千枝與白宇都已經完成了第三轉了,朱嘯則是剛剛完成第二轉,柳千枝比起白宇走得更遠一點。但是朱嘯始終都是有條不紊,顯得游刃有余,也是十分難得的!”
  
      白霓裳原本是準備忘記煉制丹藥的,可是當她知道了這些年的事情之后,她突然發現觀看朱嘯煉制也是一種很享受的事情,她淡淡地說道:“煉制丹藥并不是直接比拼速度,朱嘯擁有天火混沌之火,按理來說,他的速度應該是最快的,但是從一開始到現在,他一直都在壓制自己的煉制速度,他自己一直都在調整煉制的節奏。這一場比拼,我倒是更加看好朱嘯!”
  
      “哈哈哈,霓裳,我們都是十分看好朱嘯!”農葉笑了笑,道,“只是,藥神老家伙創造的川息大還丹確實是十分難以煉制,我們也是十分期待這一次有人可以煉制出來。這對于幾個小家伙來說,是對于他們煉藥術上面的肯定。”
  
      白霓裳并不知道什么川息大還丹,她眉頭微微一皺,白季趕忙說道:“姑姑,那川息大還丹乃是白自虛家主創造出來的一種九品丹藥。這枚丹藥,哪怕是白自虛家主親自煉制,也是失敗的居多,而成功的居少。白自虛家主為了可以考驗眾位煉藥師,特意選擇了這川息大還丹作為這一次比拼的丹藥。”
  
      白季得到了白霓裳不少的傳授,此番她點點頭,點撥白季道:“煉制丹藥的時候,心緒對于成功率也會有著很大的影響。這一點,到了八品丹藥就可以顯現出來。現在的你,實力還沒有真正穩定到八品煉藥師的境界,需要尤其注意。每每煉制丹藥之前,都需要忘記所有的雜念,與此同時,在煉制的時候,也是不能心浮氣躁。調整的時候,你就記住藥姬那個小丫頭也就是了。煉制失敗對于煉藥師的自信心打擊很大,但是為了接下來的鏈子,她卻是用了很長時間來調整。至于煉制的時候,你就多注意朱嘯的煉制也就是了。煉制的時候,不可以與人比拼速度,同時,也要記住自己掌握所有的節奏。如若不然,則會讓你煉制失敗。從煉制七品丹藥開始,煉制的丹藥對于煉藥師都十分危險。融合丹藥的時候,稍有不慎,就會遭受到反噬,藥材之間的沖撞,哪怕是最為強大的煉藥師,都是不敢大意。而丹藥煉制之后,引來的天雷,那更是讓不少煉藥師都當場隕落。”
  
      對于這一點,藥神白自虛也是深有體會,現在藥神白自虛還是不敢太過于刺激白霓裳,因此只是接過白霓裳的話頭,說道:“煉制六品丹藥,算不上創造了什么東西,但是一旦煉制八品九品的丹藥,那就是煉藥師借助自身的元氣以及天地的靈氣在創造一種新的東西,這是讓天地所不容的,因此會引來丹雷。總的來說,越是強大的丹藥,丹雷也是越危險。除此之外,丹藥煉制出來了,難免會引起有心人的爭奪之心。煉藥師在煉制的時候,本就是需要耗費巨大的心力才可以的,要是這時候有人出手爭奪的話,很容易就可以將煉藥師斬殺,從而取得丹藥。”
  
      “你們這樣說,都讓這些年輕的煉藥師心生退意了!”藥爐覺得有些不以為然,說道,“但是斬殺煉藥師來取得丹藥的這種做法,無異于殺雞取卵,也是很少有人會這樣做,你們對于這一點可以放心。再者說了,你們煉制的時候,身邊也會有著人護法,一則是為了避免他人的打擾,再則是為了幫你對付那強悍的丹雷。你們這些年輕人可是需要盡快提升自己的煉藥水品,看到了嗎,他們幾人不管是成功與否,今日在這里參加比拼,都會讓他們成為大陸上最為矚目的存在。”
  
      白季與丹漪相互對視了一眼,都看向了正在煉制丹藥的幾人,隨后同時都點點頭。
  
      一開始煉制的時候,朱嘯對于這枚川息大還丹并沒有任何的把握,朱嘯很長時間都沒有煉制丹藥了,在深淵之中,除了那枚八品丹藥人魔融魂丹之外,朱嘯都很少煉制丹藥,哪怕是一些讓朱嘯恢復傷勢的丹藥,朱嘯也是都是用的之前煉制的。后來,朱嘯以深淵的煉藥師成立丹藥堂之后,朱嘯更是不需要為丹藥發愁了。
  
      每每實力的暴漲,都將會讓朱嘯覺得難以控制身體之中的元氣,與此同時,想要控制天火也是難上加難。但是,朱嘯這一次在深淵提升實力之后,朱嘯卻是驚訝地發現自己控制幾團天火都是如魚得水,隨心所欲。原本煉制這枚九品川息大還丹的時候,朱嘯一點把握都沒有,然而到了現在,朱嘯卻是覺得自己至少都有著八成的機會可以煉制成功了。
  
      隨著朱嘯第三轉完成之后,朱嘯更是松了一口氣。煉制九品丹藥川息大還丹,這第三轉可以說是最為兇險的時候。朱嘯完成第二轉之后,遲遲不敢進行第三轉,怕的就是所有的藥材都毀于一旦,那樣再重來的話,又會消耗大量的時間與精力才行。所幸朱嘯也是很快就調整過來了,很容易就完成了第三轉。
  
      當朱嘯終于可以松了一口氣的時候,正在觀看的眾人臉上也是浮現出來了笑意,他們自然是可以感受到之前完成第三轉的也是藥材沖撞最為厲害的時候。藥神白自虛更是一臉期待,笑道:“想要煉制這九品丹藥川息大還丹,這第三轉是最為麻煩的,沒想到,現在居然是有著三個人都跨過了這個麻煩,看樣子,今日他們是要給我一個驚喜了。”
  
      農葉也是十分高興,但是她也知道現在距離煉制出來還早得多,雖然面帶笑意,但農葉卻也是說道:“越是到后面的時候,融合越是麻煩,藥神倒也是不用高興得太早!”
  
      藥神白自虛在衣物上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手,激動地說道:“這么多年了,我還是第一次這么激動,想當初我自己煉制的時候,我卻也是沒有這般!”
  
      “哈哈哈!”
  
      看到藥神白自虛這般,眾人都是大笑起來,他們自然很清楚,藥神白自虛這個模樣,并不是因為其他的,而是藥神白自虛太期待年輕的煉藥師成功了。從某些方面上來說,這個可是比他們自己煉制成功還要重要的事情。
  
      藥神白自虛卻也是十分享受別人的這種笑,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說道:“不過,這個朱嘯煉制的時候有著一些猶豫,看樣子,他真的是很久都沒有煉制過丹藥了!”
  
      丹漪指了指在一旁哈欠連天的擂臺之主段清波,說道:“藥神前輩,那位乃是深淵的擂臺之主段清波,他知道朱嘯在深淵之中的事情,倒是可以問問他!”
  
      白自虛看了看擂臺之主段清波,淡淡地說道:“哦?是他?”
  
      擂臺之主也是感受到了藥神白自虛投過來的目光,他當即不敢再那般放肆,朝著藥神白自虛恭恭敬敬地抱抱拳,隨后快步走了過來。擂臺之主雖然十分散漫,但是對于這幾個人,他卻是不敢怠慢,朝著幾人都抱抱拳,擂臺之主恭敬地與藥神白自虛說道:“藥神!”
  
      藥神微微一笑,說道:“深淵之中果然是人才濟濟,像你這樣的存在,居然是都在深淵之中修煉。”
  
      “不敢!”擂臺之主一改散漫無禮的表情,說道,“我是因緣際會之下進入到了深淵,在深淵之中,得到了大尊者的照顧,因此決定在深淵之中好好修煉。之后,我成為了深淵的擂臺之主,掌控著深淵的一部分戰力。”
  
      藥神白自虛眉頭微微一皺,接著說道:“你這樣的存在,居然是沒有成為深淵之主,反倒是朱嘯這樣的境界成為了深淵之主,這可真是讓人費解?”
  
      “深淵之主自有深淵之主的特別之處,那是我比不了的!這就是為何深淵之主能夠成為深淵之主,而我卻是不能成為深淵之主的原因。”擂臺之主輕輕笑了笑,正色道,“要說戰力的話,深淵之主卻是不算是最強的,但我在深淵之中,卻也并不是最強大的。深淵最為強大的三人,乃是大尊者、二尊者以及前深淵之主的師弟!”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