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科幻靈異 >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2546 曾經的老相識

捉鬼龍王之極品強少 2546 曾經的老相識

“你好大的口氣!”
  
  彼岸花目光含怒的盯著林天佑。
  
  “凌霄七天帝里,排名靠后一些的都沒有資格見我家老祖。
  
  憑你一個區區下界來的小子,也想見她?
  
  你能見到我,就已經是你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了!”
  
  彼岸花在神域,有著極高的自尊心與虛榮心。
  
  她的祖先,曾是混沌時期第三位鬼族始祖。
  
  能被冠以始祖的稱號,這絕對是無上的榮耀。
  
  而且,她還聽老祖說,她們幽冥花一族,是首個生活在神域的鬼族。
  
  比那些在冥界的鬼族,要高貴不知道多少倍。
  
  是上等鬼族。
  
  正是從小受這些話的熏陶,讓她對自己的身份充滿了自豪。
  
  她看不起下界的任何人。
  
  無論在下界有過多么風光,也不及神域的一半。
  
  她現在會對林天佑高看一眼,并不是林天佑的實力有多強大。
  
  而是在于林天佑身上的那絲鬼族氣息。
  
  這股鬼族的氣息,竟讓她有一種敬畏之感。
  
  仿佛跟她老祖的氣息很相似。
  
  正是這樣的原因,才導致她雖然嘴上說看不起林天佑,但內心卻對林天佑充滿了好奇。
  
  鬼族始祖的氣息,那可不一般。
  
  據傳,如果鬼族的后人里,出現了一個擁有始祖氣息的鬼族。
  
  那么這個鬼族必成大器!
  
  彼岸花是幽冥花一族的公主。
  
  她從小在神域長大。
  
  人又漂亮,身材也比那些神域仙子苗條。
  
  加上又是鬼族,身上帶著高冷之上。
  
  見過各種各樣的天才。
  
  但那些天才卻沒有一個能入她的眼。
  
  她的理想伴侶就是身上擁有鬼族始祖之氣的男人。
  
  她覺得,只有這樣的鬼族男人,才有資格配的起她那高貴的公主之身。
  
  林天佑身上明明有如此氣息,但卻又是下界之人,這讓她非常糾結。
  
  明明想了解林天佑,但又放不下自己的高傲。
  
  她就是這樣一個既矛盾又不愿意放下自己自尊的女人。
  
  “死亡鬼祖而已,以前她見了我還要叫名一聲大哥呢!”
  
  林天佑不屑的說道。
  
  “你、你說什么?”
  
  彼岸花眼睛大睜,難以置信的看著林天佑。
  
  不知道是生氣還是震驚。
  
  “你怎么知道我老祖曾經的稱號?”
  
  她死死盯著林天佑,好像要把林天佑的內心看穿一樣。
  
  死亡鬼祖,那是她家老祖當年闖神域的名號。
  
  當年,昊天帝還只是一個小小的孩童。
  
  凌霄天帝的位置還是一片空缺。
  
  那時,死亡鬼祖就已經在神域闖出了一番不小的名堂。
  
  后來還是天道主宰認為神域之地,不應該任由鬼族肆虐。
  
  便強行以天道之力,選了幾名實力不錯的苗子,培養他們成為天帝。
  
  用天帝的力量,來遏制死亡始祖的猖狂。
  
  后來死亡始祖知道在神域繼續囂張,可能會導致她這一族的覆滅。
  
  便主動與神域原住民和解。
  
  同時認天道主宰為尊,與其他天帝共同維護神域的秩序與繁榮。
  
  這才令得死亡始祖在神域有了落腳之地。
  
  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死亡始祖改了自己的名號,不再叫死亡始祖,而改叫幽冥宮主!
  
  這么多年過去,還記得幽冥花一族老祖的名號,已經沒有多少人。
  
  但像林天佑這樣的家伙,根本不可能知道。
  
  可現在,這個少年卻隨口就說出了她家老祖曾經的名號,如何不讓彼岸花震驚呢?
  
  “這個你就不用多管了。
  
  讓你家老祖出來吧,我想她見到我,一定會非常驚訝的!”
  
  林天佑咧嘴笑道。
  
  三大鬼族始祖,一個是洪荒最強至尊,一個是冥界主宰。
  
  還有一個則在神域成了神域幽冥花族。
  
  看起來,幽冥宮主是三人之中混的最好的一個。
  
  但幽冥宮主如果看到林天佑,不知道會有什么感想呢?
  
  林天佑非常期待。
  
  彼岸花還想繼續追問。
  
  這時,花被推開,一個面如白玉的俊俏帥哥走了進來。
  
  “花姐,我在外面等了你好久,你怎么還沒有出來啊?
  
  咱們說好的,一起去拜會凌刀閣的新閣主!”
  
  男子很有氣質,但聲音里卻帶著一絲陰柔之氣。
  
  這個男子,林天佑有印象。
  
  好像叫什么玉面堂,是某個天帝的兒子。
  
  “玉殿下,你來了。”
  
  彼岸花一改之前震驚的表情,換上了一副笑容。
  
  “見你半天不出來,我就進來看看。
  
  對了花姐,這個家伙有點眼熟,他是誰啊?”
  
  玉面堂看到林天佑,微微一愣,不過卻沒有什么表示,反而一臉微笑的問道。
  
  “你不是說要見凌刀閣的新閣主嗎?
  
  他就是了。”
  
  彼岸花的消息很靈通,第一時間就知道凌刀閣易主的事情。
  
  “原來就是你啊!”
  
  玉面堂驚訝不已。
  
  這么年輕的家伙,也能當上凌刀閣這么賺錢的刀閣閣主,實在讓人難以相信。
  
  “你好,我是第三天帝之子,玉面堂,你是?”
  
  他很快收起了驚訝,微笑著向林天佑抱拳。
  
  “龍皇!”
  
  林天佑淡淡的說了一句,卻沒有抱拳還禮。
  
  玉面堂有些生氣,但卻隱藏的很好,沒有表現出來。
  
  “你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何為禮儀?
  
  玉殿下可是堂堂天帝之子。
  
  他放下手份,向你抱拳,你居然不回禮的?”
  
  彼岸花看不下去了,對著林天佑就是一頓指責。
  
  林天佑根本懶得搭理這個彼岸花。
  
  要不是看在她的老祖是老相識的份上。
  
  就這個女人的態度,早夠林天佑滅八十回神魂了。
  
  “既然新閣主已經在這里,那我就不用再跑一趟了。
  
  現在就跟你把我的要求說一遍。”
  
  玉面堂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茶水,品了一口之后,才繼續道:
  
  “凌刀閣是七天帝都有股份的。
  
  閣主的人選,也是由我們七天帝的代表共同決定。
  
  現在你擅自取代了豹家人,這事,如果被我們知道,肯定會有意見。
  
  但我可以代表第三天帝支持你。
  
  只需要你肯把凌刀閣每月的收入,分出三成給我,這事我就幫你頂了!”
  
  玉面堂說完,一臉得意的看著林天佑。
  
  他相信,這個條件說出來,三層的收入,林天佑肯定會痛快的答應下來。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