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醫路繁花>  第八百三十章
    一直等到那位府丞大人離開,舒沄都還沒有緩過神來。
  
      “我這胎記真的影響不大?”許久之后,舒沄這才忍不住摸了摸臉上那胎記的位置,望向了點褚他們問道:“這和以前的樣子,就真的沒有什么區別?不太可能吧?”
  
      “如果那位府丞大人說的是真的,他以前真的和小姐見過,也算熟悉的話,那小姐這臉上的胎記確實對您的容貌影響不大的!也就只能騙騙那些第一次見到小姐的人而已!”冠羽想了想,還是老實地對著舒沄說道:“不過,就現在這情況看來,這位府丞大人暫時應該是不會對小姐做什么的!只是,他是真心想要留下小姐在這儲安平城內保護您,還是有其他的意圖,現在這一時半會兒還是看不出來的所以,小姐覺得,我們是留下來看看,還是繼續想辦法離開呢?”
  
      “我什么都不記得!”舒沄卻是想也沒有多想,直接對著冠羽說道:“我從山崖上跌下過,之后醒來就對很多事情和很多人的記憶都失去了雖然這位府丞大人說認識我,但是我一點記憶都沒有!就如那苜祘城的杜巫醫一樣,我對他們都是沒有任何的記憶的!所以,他們說認識我,但是對我來說,他們卻都是陌生人,冠羽,你明白嗎?”
  
      冠羽倒是了解地點了點頭:“那小姐就先休息,我知道怎么做了!”
  
      “嗯!我們還是要繼續往成州去的!”
  
      “是!”冠羽立刻應了一句,這才帶著吉旸他們出了門,留下了點褚收拾東西陪著舒沄。
  
      “小姐,要是我們到了成州之后,依然沒有叢珊和陳武大叔的消息怎么辦?”點褚有些擔心地望向舒沄,忍不住對著她問道:“到時,小姐不去尋家人嗎?”
  
      別人不知道,但是點褚他們卻是知道舒沄要找的“家人”可是不在成州的。
  
      “到了成州之后我們就先找地方住下!當初從虞城走的時候,牧公是給了我去處的,我們到了成州之后就先去尋那處地方問問情況,然后留個消息在那里!陳大叔和叢珊如果到了成州,肯定也是會先去那里的!”舒沄不想把事情往最壞的方面想,只能勉強地笑著對點褚說道,“只要他們能到那個地方,我們就能見著了。”
  
      點褚抿著唇角,默默地點了點頭:“那小姐去休息吧!”
  
      舒沄應了一聲,轉身便準備上床休息,卻是突然想起了那只猴子,趕緊朝著屋內看了看,卻是并沒有瞧見那只猴子的蹤跡,頓時忍不住在屋內叫了起來。只是,和點褚把屋內都給看了一遍,舒沄卻是沒有看見那只猴子,頓時忍不住有些著急地讓點褚開門去把冠羽他們給叫了進來。
  
      “猴子不見了!”舒沄一瞧見冠羽他們出現,立刻便對著他們說道:“會不會是在那位府丞大人離開的時候,跟著他一起出去了?”
  
      畢竟,當初那位府丞大人進屋的時候,那只猴子還在的。
  
      “我們都沒有看見猴子出去啊!”冠羽也是楞住了,忍不住望向舒沄說道:“小姐屋內都找過了?那只猴子不見了?”
  
      “找了!找了!我和小姐都找了!”點褚趕緊點頭,肯定無比地對著冠羽他們說道:“那位府丞大人來的時候,猴子還在這屋里呢!走的時候我也沒有看見那只猴子出門的什么時候不見的,也不知道啊!”
  
      “小姐莫急,我們現在就去找,要是那只猴子真出門去了,肯定不會走遠的!”冠羽瞧著舒沄一臉著急的樣子,趕緊說了一句,留下了溫鄴衍手下的一人守在屋外,立刻便帶著吉旸他們出門去找了!
  
      舒沄以為,那只猴子肯定又是偷偷地跑出客棧,不知道要去這儲安平城內的哪里折騰鬧事,說不一定冠羽他們還是找不到它的!
  
      可是舒沄怎么都沒有想要,也就小半個時辰的時間,冠羽卻是回來了。
  
      “小姐,那只猴子就在東面的屋頂上,沒有走遠!”
  
      “找到了?!”舒沄頓時驚喜地問道,看著冠羽點頭后,心里不由地升出了些許的惱氣來:“這猴子真是教不乖了!都告訴它不要亂跑的它還亂跑!冠羽你沒有把猴子給帶回來?”
  
      “卓南他們守在那邊的!”冠羽的臉色卻是有些不太自然,對著舒沄說道:“那只猴子在屋頂上抓一些東西估計還要點時間!”
  
      “抓東西?抓什么?”舒沄聞言,一臉不解地問道。
  
      “應該是與巫術有關系的東西!”冠羽本是不想與舒沄細說,可是看著她那一臉好奇的樣子,想了想只能嚴肅地說道,“我們猜測,應該就是與小姐提到過的那兩個女人是有關系的!”
  
      “那兩個女人!”舒沄的心頓時忍不住沉了下來,皺起眉頭朝著屋外的方向看了眼,想了想后對著冠羽問道:“看清楚猴子去抓的是什么東西了嗎?你們確定是和巫術有關系的?”
  
      “應該是!”冠羽倒是遲疑了一瞬,這才對著舒沄說道:“如果不是巫術,那就只能是玄術了!只是,如果是玄術的話,不應該只有那樣的幾張黃紙小人兒!”
  
      舒沄緊緊地皺著眉頭,她對著巫術和玄術可是沒有什么了解的,所以只能點了點頭,然后對著冠羽問道:“猴子去抓那些東西,會不會受到攻擊啊?”
  
      “應是不會的!”冠羽趕緊說道,“我們找到猴子的時候,它已經撕碎好些黃紙小人了如果那東西對它有傷害的哈,它可不能做到這般!卓南倒是好奇地也去試了試,可是他說沾著那黃紙小人,會有暈厥的感覺,所以我們便都沒有敢輕易靠近!我們已經去這客棧附近都轉了一圈了,暫時也沒有發現可疑的人,只能先回來守著那只猴子,想等著它把那些黃紙小人給都處理干凈了,再讓它帶著去看看能不能找到那兩個女人的蹤跡!”
  
      “猴子能知道?”舒沄卻是有些驚訝地望向冠羽,只覺得這個想法是有些不太可能實現的!這猴子怎么著也不可能還帶了追蹤的本事吧?那還是巫術,又沒有行走的痕跡留下的啊!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