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龍抬頭>  1773 海上霸王
    我并不是客氣,而是真心實意地說這番話。
  
      王巍幫了我這么多忙,回饋他一點也是應該的,更何況是虛無縹緲的未來。
  
      當然,是在我活著的前提下。
  
      此去米國,我不知道自己的結局是死是活,畢竟那里是戰斧的大本營,我又肯定上了戰斧的黑名單,被他們抓住只有死路一條。
  
      王巍已經勸過我很多次,不希望我過去,但我始終信念堅定,他也就不再勸我了。
  
      草草的一夜過去之后,到了第二天的上午,我便在等待過來的飛機了。理論上說,我做這件事已經輕車熟路,我第一次離開這海島時,就是偷偷藏進機艙里的。
  
      告別儀式也在緊鑼密鼓地進行著,王巍的每一個老婆都對我說了再見,我和這些女人也越來越熟,她們有的開朗,有的內向,有的豪放,有的嬌羞,有的一看就出身于大家族,有的則是小家碧玉的類型,確實各有各的的特點,難怪王巍對她們每一個人都愛得深沉。
  
      當然,我還是不羨慕他,我始終覺得“只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才是最高境界,這個人我已經有了,就是程依依!
  
      一上午很快就過去了,飛機并沒有來,我心里都急死了,王巍他們則都勸我沒事,說上午不來,下午肯定來的。果不其然,到了下午時分,天空中便傳來“轟隆隆”的聲音,我奔到院子里一看,就見一架小型飛機正在空中盤旋。
  
      來了!
  
      我很激動,終于要離開這鬼地方了,我要去米國,我要去救南王他們!
  
      這架飛機最終是返程華夏的,不過沒有關系,只要到了華夏,我多的是辦法去米國。我便藏在暗處,密切關注空中的飛機,等飛機一降落,我便躲進機艙里去。
  
      雖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但心里還是砰砰直跳。
  
      然而讓我沒想到的是,飛機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后,并沒降落,而是“砰砰砰”的,丟下幾個大箱子后,便“轟隆隆”地絕塵而去了。
  
      當時我都崩潰了,我立刻奔到沙灘上去,沖著逐漸遠去的飛機大喊大叫:“喂!喂!”
  
      但是可想而知,飛機怎么可能聽見,就是聽見也不可能回來,最終越來越遠,直至消失不見。我還怒不可遏,在沙灘上跳腳怒罵,什么臟話都罵出來了,但也無濟于事。
  
      王巍的老婆們迅速把箱子拖了過來,打開一看,當然是各種吃喝用度,這次飛機并沒落地,而是采取了空投的方式輸送物資!
  
      王巍沉沉地道:“這肯定是為了防止張龍逃走,才這么安排的……”
  
      我氣得渾身都發抖了,這可是我離開這座海島唯一的方式了啊,現在連這條線路都給我切斷了,魏老啊魏老,你也太絕情了!
  
      我怒不可遏、怒火中燒,我像瘋了一樣在沙灘上大難大叫,瘋狂揮舞手里的飲血刀,瘋狂地劈砍著空氣。
  
      啊……啊……啊……
  
      整座海島上回蕩著我憤怒的嚎叫,回應我的卻只有一陣又一陣的海浪聲。
  
      不知過了多久,王巍朝我走了過來。
  
      “兄弟……”他說:“你是不是真的很想離開這里?”
  
      我緊握著飲血刀,顫抖地說:“當然!”
  
      王巍沉沉地道:“如果你真想離開,我倒是有個辦法,就是風險太大,成功率也不高……”
  
      我立刻激動地說:“快告訴我!”
  
      “即便有死亡的風險,你也在所不惜?”
  
      “是的!”
  
      得到我的肯定回答,王巍便沉沉地道:“我可以讓阿布載你一程,運氣好了,你能碰到通往陸地的船,運氣不好,你可能會死在海上……”
  
      王巍這個辦法一說,他的老婆們都驚了,紛紛七嘴八舌地說:“不行啊,這也太危險了,南海大的無法想象,碰到船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
  
      “是啊,阿布不能一直在海面上漂著,每隔一陣都得到海里去,水和食物都帶不了多少,萬一水和食物都耗盡了,還沒碰到船怎么辦?”
  
      “而且,大海瞬息萬變,可能現在晴空萬里,過一會兒就狂風驟雨,不可能是一頭鯨、一個人能扛住的!遇到危險,阿布一頭栽進海里面了,張龍可怎么辦?”
  
      眾女紛紛說著,竟然沒一個人同意,最終王巍看向了我,顯然是在詢問我的意見。
  
      我也明白了這其中的危險,但還是堅定地說:“我去!”
  
      生死,我早已置之度外,只要能離開這座海島,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王巍便說:“好,那你們去給張龍準備水和食物,我去叫阿布來。”
  
      說著,王巍便走到沙灘邊上,從懷里摸出一只大海螺,沖著海面“嗚嗚嗚”地吹,眾女便七手八腳地幫我準備東西,阿布雖然很大,但它畢竟是一頭鯨,可不是船,載不了多少東西,而且時不時要沉到海底下去。所以她們精簡來精簡去,最終幫我準備出三天的食物,又用防水袋套好了,一一掛在我的身上,囑咐我一定要小心。
  
      王巍的這些老婆們真是太善良了,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過了一會兒,一頭碩大的藍鯨便朝我們這邊緩緩游來,還發出同樣的“嗚嗚”聲,顯然是在回應王巍。這頭藍鯨真的很大,看上去就好像一棟樓,汽車都能在上面跑了,不愧是海上的巨無霸。
  
      因為它實在是太大了,根本無法游到淺海上來,所以王巍又帶我乘上小舟,劃著槳朝阿布那邊駛了過去。
  
      “再見!”我站在舟上,沖王巍的老婆們揮手。
  
      “小心啊……注意安全!”他的老婆們也沖我揮手。
  
      上百米后,小舟終于來到阿布身前,看到王巍,阿布“嗚嗚嗚”地叫了起來,顯然很是開心。
  
      王巍拍拍它的大腦袋,笑著說道:“老伙計,不好意思,又要麻煩你啦!”
  
      又指著我說:“我的這個兄弟,想到陸地上去,麻煩你載他一程,最好能碰到船,讓他登上船去!”
  
      阿布繼續“嗚嗚嗚”地叫著,像是在說明白了。
  
      王巍便對我說:“去吧兄弟,祝你一路好運!”
  
      魏老把王巍囚禁在這,本身就是個游船很少靠近的地方,而且茫茫大海,想碰到一艘船也挺困難的,這可不是高速公路,哪有那么多車?
  
      我沖王巍說了一聲謝謝,便費力地爬到了阿布的背上。
  
      站在阿布的腦袋上,我沖王巍拱了拱手:“再見!”
  
      王巍站在舟上,沖我擺手。
  
      “嗚嗚嗚……”
  
      阿布發出單調的聲音,顯然也是在跟王巍告別,然后就載著我緩緩調頭游走。阿布并不是什么兇猛型的生物,平時也只是吃些小魚小蝦,性格可以說是溫順極了,但是太溫順了也不好,它的速度委實有些太慢,也就跟輛電動車差不多。
  
      我拍著阿布的頭說:“好兄弟,我是真著急啊,你能游快點嗎?”
  
      阿布很有靈性,能聽懂我的話,立刻加快速度,但也沒快多少,像是電動車捏緊了油門。
  
      阿布每游一會兒,就要到海里面潛一下,覓食或是休息什么的。每當這個時候,我就緊緊抓住它的背脊,我現在能憋氣好長時間里,所以沒有太大問題。
  
      等到阿布再游上來換氣,水柱就能噴得老高,足足有八九米,非常壯觀,也很好看。
  
      就這么趕了一天多的路,茫茫大海之上愣是一艘船都沒有,我也挺無語的,只能盡量節省吃食。到了晚上,阿布繼續游,我就躺在它的背上睡覺,即便它偶爾到海里去,也不會影響我。
  
      阿布要休息的時候,就會停在海面上睡覺,休息一會兒再繼續往前走。
  
      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天空始終晴朗,沒有碰到狂風驟雨,真有那種天氣,阿布是沒問題,我恐怕就死了!
  
      就這么撐了兩天兩夜,仍舊沒有看到一艘船路過,眼看著食物和水越來越少,我心里還是挺著急的,但我并沒有讓阿布返航,而是讓它繼續前行,不要回頭。
  
      然而天有不測風云、鯨有旦夕禍福,這天我們正游得好好的,阿布突然停了下來,并且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悲鳴聲。不光是它,連我都感受到海底傳來一股不得了的殺氣,我立刻警覺地拔出飲血刀來,“噌”的一下站在了阿布的腦袋上。
  
      不一會兒,海面“咕嚕嚕”地冒出許多泡沫,就好像整片大海被燒開了一樣,緊接著一頭龐然大物出現在了我們面前,竟然是只足有一棟樓那么高,大小完全不遜于阿布的巨型八爪章魚!
  
      巨型章魚漂浮在海面上,它的觸角則在海水里起起伏伏,看上去就好像一頭頭兇惡的巨蟒。
  
      這頭巨型章魚好像是和阿布有仇,不僅渾身殺氣,而且滿臉兇相,看到阿布二話不說,立刻甩起兩只觸角,狠狠朝著阿布打了過來!
  
      阿布性情溫順,平時也只吃些小魚小蝦,雖然個子也很龐大,但戰斗力和巨型章魚比不了。
  
      阿布顯然不是巨型章魚的對手,當即轉頭就跑,觸手“啪”的一下拍打在海面上,濺起的巨浪足足有八層樓那么高,這才是名副其實的海上霸王啊!
  
      阿布要跑,巨型章魚在后面追,幾只觸手輪番上陣,“啪啪啪”的聲音不斷響起,就好像一條條的巨鞭,威力極其之大,如果被抽中了,根本不是裂成兩半,而是拍成碎渣!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