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滅明>  第1396章 大結局
    第四營在天北都督府休整了大半年,除了操訓士兵,便是幫助當地的百姓開墾土地,將適應嚴寒地區的青稞、冬小麥、蔬菜引種過來。
  
      華夏永昌十一年(公元1653年)三月,華夏在美洲的西海岸元州,正式開城立府,被西班牙商船擄往美洲的漢人百姓,陸續向元州聚積。
  
      九月,李自成在月中的小型朝會上,決定征伐俄羅斯的西伯利亞。
  
      隨即第四營第二師高祿部沿著鄂畢河攻擊俄羅斯的庫茲涅茨克城和托木斯克城;虎騎兵、狼騎兵、鷹騎兵從安西都督府出發,分三路攻打布拉茨克、伊爾庫茨克、赤塔;同時,祖大壽親率拓北團,越過北山,攻打勒拿河沿岸的重鎮雅庫茨克。
  
      俄羅斯人似乎沒想到華夏突然不宣而戰,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各處守軍傷亡慘重,被華夏連下十一城。
  
      特別是第四營第二師高祿部,在攻破庫茲涅茨克城和托木斯克城后,大軍折而向西,威脅著西伯利亞總督所在的鄂木斯克,俄羅斯西伯利亞總督巴什科夫驚慌失措,一旦華夏的軍隊攻占鄂木斯克,就能切斷俄羅斯通往東方的大道,東面各據點的俄羅斯人,連家都回不了,只能向華夏投降了。
  
      他被迫向莫斯科求援。
  
      十月,華夏各軍冒著嚴寒繼續向俄羅斯人建立的各個城堡出擊,最多的推進數百里。
  
      巴什科夫惶惶不可終日,求救的信件雪花般飛向莫斯科,最多的時候,一日向莫斯科送出三封求援信。
  
      十一月,因為天氣太過寒冷,李自成向前線各軍傳令,暫時停止軍事行動,進入城堡避寒,安撫當地土著。
  
      十二月華夏北海艦隊的旗艦、排水量達到六百噸的“北京”號戰艦,經過兩個月的航行之后,到達美洲西海岸元州港,華夏在美洲建立第一個行省伯利省。
  
      伯利省以元州為首府,除了向南北方向大肆擴張外,還向東深入內地,一直延伸至科迪勒拿山。
  
      華夏永昌十二年(公元1654年)二月,俄皇阿列克謝的使者庫爾文斯基來到蘭州,責問華夏為何入侵俄羅斯,華夏外交部長南居益據理力爭,認為北方的土地上都是黃種人,根據屬人原則,土地應該屬于華夏,是俄羅斯人入侵了華夏的土地。
  
      雙方不歡而散。
  
      庫爾文斯基離開蘭州的時候,放出隨身攜帶的信鴿,先行向莫斯科匯報會談的結果。
  
      四月,俄皇阿列克謝親率十萬大軍出烏拉爾山,正式向華夏宣戰。
  
      已經在塔城等待的華夏皇帝李自成,帶著兩個團的親兵,集中第四營八萬步兵,以及虎騎兵、狼騎兵、鷹騎兵約一萬精銳騎兵,前往西北方向迎戰。
  
      兩軍在鄂畢河與額爾齊斯河之間相遇。
  
      在第一次試探性攻擊中,俄皇阿列克謝派出一萬哥薩克騎兵,華夏皇帝李自成派出虎騎兵、狼騎兵、鷹騎兵一萬騎兵迎戰,戰斗一日,雙方各自折損三四千騎兵,但戰場并沒有分出勝負。
  
      俄皇阿列克謝重新審視華夏。
  
      過了兩日,俄皇阿列克謝派出四萬步兵挑戰,華夏皇帝李自成派出第四營第一師、第二師前去應戰,也是四萬步兵。雙方的火炮、火#槍、手雷等,所有用得上火器,全部出現在戰場。
  
      激戰一日,俄軍傷亡過萬,華夏天命軍傷亡超過五千,天命軍小勝。
  
      俄皇阿列克謝開始相信西伯利亞總督巴什科夫的話:華夏軍裝備的火器,應該優于俄軍。
  
      戰爭陷入僵局,誰也無法殲滅對方。
  
      雙方時有小規模戰斗,但華夏數次派出主力約戰的時候,俄軍都是拒絕應戰。
  
      半月之后,俄皇阿列克謝收到來自國內的訊息:克里米亞汗國在奧斯曼帝國的支持下,出動八萬騎兵入侵,深入俄羅斯境內上百里,屠殺、劫掠人口無數,多座城堡被毀……
  
      又一日,莫斯科再次傳來訊息,波蘭立陶宛大公國,出動數萬軍隊,從西南方向入侵了俄羅斯的切爾尼戈夫,莫斯科已經在威脅之下,西面的波羅的海沿岸,瑞典人陳兵三萬,入侵了克克斯霍爾姆……
  
      俄皇阿列克謝暗暗心驚,有意撤軍罷戰,派出庫爾文斯基來到華夏軍營,求見華夏皇帝李自成,力陳雙方勢均力敵,繼續戰斗下去,對雙方都是巨大的損失,想要體面地結束戰斗,唯有雙方同時撤軍。
  
      李自成不但不許,還派出更多的軍隊前去挑戰。
  
      俄皇阿列克謝憤怒之下,不顧群臣的勸阻,命令全師出營迎戰,李自成以牙還牙,將第四營主力與虎騎兵、狼騎兵、鷹騎兵全部壓上去,大營內只剩下他的親兵。
  
      西西伯利亞平原上,二十萬大軍陷入混戰,這是華夏建國史上最大規模的決戰,關系著華夏與俄羅斯的國運。
  
      俄皇阿列克謝記掛著國內,華夏皇帝李自成心無旁騖,他要用硬碰硬的方式,徹底震懾俄皇,阻絕俄羅斯東擴問題。
  
      戰斗延續了三日,血流成河,尸體遍地,草原被多次染成紅色。
  
      俄軍戰敗,天命軍追殺百里。
  
      俄皇阿列克謝心中記掛著數國入侵,火器又是落后于華夏,被迫撤回烏拉爾山以西,天命軍緩緩進逼,在烏拉爾山口扎營,隨時可能越過烏拉爾山。
  
      烏拉爾山是俄羅斯在東方的最后一道防線,一旦烏拉爾山口失守,將是一馬平川的平原,俄羅斯再無險可守。
  
      俄皇阿列克謝一面組織殘兵抵擋各路入侵的敵人,一面派出庫爾文斯基出使華夏軍營,這一次是求和。
  
      五月,阿列克謝與李自成簽訂《烏拉爾條約》。
  
      《烏拉爾條約》規定:一、華夏與俄羅斯,自北向南,以烏拉爾山、烏拉爾河為界,烏拉爾河的下游,是克里米亞汗國的領土,由華夏與克里米亞汗國協商解決;
  
      二、雙方從即日起派出人員,共同勘察烏拉爾山主脈、烏拉爾河主航道,并附圖確認最終的邊界;
  
      三、俄羅斯將烏拉爾山以東所有土地、城堡交給華夏,華夏允許烏拉爾山以東的俄羅斯軍民撤回,并允許軍民帶回屬于自己的財物;
  
      四、華夏、俄羅斯的商人,可以去對方國家行商,但須取得對方的同意,必要的時候,雙方開放邊界貿易;
  
      五、華夏與俄羅斯結束戰爭狀態。
  
      《烏拉爾條約》的簽訂,標志著華夏與俄羅斯的戰爭正式結束,在這場戰爭中,華夏步兵傷亡一萬二千,騎兵傷亡更重,僅陣亡的戰士就超過五千,超過總數的一半。
  
      但華夏也取得了巨大的利益,不僅收復了廣闊的西伯利亞,還斬斷了俄羅斯伸向東方的魔爪。
  
      由奧斯曼帝國操縱,克里米亞汗國、波蘭華夏大公國、瑞典參與的對俄戰爭,也隨之結束,各方都達到了削弱俄羅斯的戰略目標。
  
      克里米亞汗國劫掠俄羅斯青壯五萬、年輕的女人三萬,在俄羅斯大軍趕到之前,已經撤軍南下,只要在奧斯曼的奴隸市場將這些戰俘出手,就能獲得巨大的收益。
  
      波蘭華夏大公國占領了俄羅斯的切爾尼戈夫,瑞典占領了俄羅斯的克克斯霍爾姆及附近的海岸線,奪回了原本屬于自己的土地,讓俄羅斯人遠離波羅的海……
  
      李自成先行回蘭州,第四營則在西西伯利亞休整了半個月,然后留下第一師趙烈部駐守烏拉爾山,主力撤回天北都督府的過程中,在鄂爾圖玉茲(中玉茲)部的協助下,順手征服了烏拉玉茲(大玉茲),哈薩克汗國覆滅。
  
      梁文成在辭職之前,給華夏增加了四個省級都督府:
  
      自烏拉爾山至葉尼塞河的西西伯利亞,立為秋明都督府,首府秋明城;葉尼塞河以東,至勒拿河的中西伯利亞,包括捕魚兒海,立為捷軒都督府,捕魚兒海更名拉穆湖,首府是拉穆湖以東的赤塔;勒拿河以東,直至大海,包括靈武半島,立為勒拿都督府,將俄羅斯人的雅庫茨克城更名勒拿城,做為勒拿都督府的首府。
  
      將鄂爾圖玉茲和烏拉玉茲合并,立為里海都督府。
  
      里海都督府的建立,華夏的國土,延伸至咸海北岸和里海東北岸。
  
      七月,李自成回到蘭州,梁文成在完成北方的四個都督府后,以年老體弱為由,向李自成辭職。
  
      這一次,李自成沒有挽留,而是接受了他的辭呈,敕封為忠義公,在北京的十王府街賜府邸一座。
  
      國防部長牛金星接任政務院總理。
  
      李自成還準許外交部長南居益告老還鄉,外交部長由原副部長、廣中省長張獻忠繼任……
  
      與俄羅斯一戰之后,短時間內華夏不會有大規模的戰爭了,李自成趁機對華夏的十大營軍隊進行了調整。
  
      第一營與第二營、虎騎兵、狼騎兵、鷹騎兵合并,組建新的第一騎兵營,李過任主將,王俊卓、羅文峰任新的師長,高一功調任國防部長;
  
      駐扎在喀什的第十營,更名第二營,擴軍至四個師的滿編;
  
      原第一營主將劉云水,任第七營主將,原第七營主將宋文,著告老還鄉,加封忠勇公,在北京十王府街賜府邸一座;
  
      撤銷第九營,原第九營的軍士,安置在廣中省落籍,家眷可以隨行,由官府幫助修建房屋,尚未娶妻著,朝廷賞賜一名年輕的準噶爾女人……
  
      第四營、第二營休整半年。
  
      華夏永昌十三年(公元1655年)二月,第四營沿著天山北麓西進,進犯布拉哈汗國,征服費爾干納盆地,立為安延府,隸屬于天北都督府;
  
      二月,駐扎喀什的第二營西出蔥嶺,遠征布拉哈汗國,將天南省的土地,擴張至撒馬爾罕,布拉哈汗國向薩菲王朝求救未果,為免滅國,被迫向華夏求和。
  
      華夏將撒馬爾罕更名西京。
  
      四月,華夏組建東盛貿易公司,專營美洲航線。
  
      四月,第四營沿著楚河西進,在一片廢墟中找到大唐時代的碎葉城,碎葉城是大唐詩人李白的出生地,李白從身份上回歸華夏。
  
      第四營在原址之南重建碎葉城,碎葉府隸屬于天北都督府。
  
      五月,華夏與布拉哈汗國簽訂《華夏與布拉哈邊界條約》,條約規定,雙方以實際占領地為界,重新劃定邊界。
  
      根據《華夏與布拉哈邊界條約》,整個天山,及西部源出于天山的河流,都屬于華夏,華夏與布拉哈汗國結束戰爭狀態,分別以西京和布拉哈城為貿易口岸,開始通商,但華夏俘獲的三萬布拉哈戰俘并沒有歸還,而是安置在西京附近替第二營屯田。
  
      六月,華夏在烏拉爾山口以東立玉明城,俄羅斯在烏拉爾山口以西立阿列克謝城,玉明城與阿列克謝城,是雙方向對方開放的貿易城。
  
      八月,華夏在錫蘭島立錫蘭省,首府科倫坡。
  
      八月,李自成將首都從蘭州遷回北京。
  
      華夏永昌十四年(公元1656年)四月,華夏西海艦隊旗艦、“北京級”戰艦的二號艦“南京”號,到達非洲好望角,將馬達加斯加島更名天成島,島上立天成省,以西部港口塔渡為首府,西海艦隊在塔渡建立海軍基地。
  
      六月,太子李松完成了慈恩府的歸化工作,回到北京,協助李自成處理政務。
  
      七月,希瓦汗國趁布拉哈汗國被華夏嚴重削弱的機會,派兵入侵布拉哈汗國,布拉哈汗國向華夏天命軍第二營求援,李定國同意提供幫助,但要求布拉哈汗國加入《亞盟》,國內說漢話,奉天主。
  
      布拉哈汗國的使者拒絕加入亞盟。
  
      希瓦汗國攻勢甚急,一月之間,接近布拉哈汗國國都布拉哈城,布拉哈汗國再次向第二營派出使者,愿意加入《亞盟》。
  
      李定國代表李自成,與布拉哈汗國在《亞盟條約》上簽字,布拉哈汗國成為《亞盟》的第五個成員國。
  
      第二營釋放了在西京周圍從事耕作的三萬布拉哈汗國的戰俘,并派出軍事顧問,援助少量火器,協助布拉哈汗國,戰爭朝著對布拉哈汗國有利的方向發展。
  
      希瓦汗國向薩菲王國求救,但薩菲王國正在與奧斯曼帝國作戰,無暇顧及希瓦汗國,又聽說布拉哈汗國已經成為華夏的盟國,遂按兵不動,讓希瓦汗國向華夏求救。
  
      李定國接見了希瓦汗國的使者,但開出了與布拉哈汗國同樣的條件:加入《亞盟》!
  
      八月,希瓦汗國走投無路,被迫加入《亞盟》,成為《亞盟》的第七個成員國,李定國為希瓦汗國和布拉哈汗國調停。
  
      因雙方都是《亞盟》的成員國,實際上已經是盟國,在李定國的主持下,雙方都放棄了賠償的要求,恢復戰前邊界。
  
      李定國也主張維持現狀,為雙方劃定了永久邊界線。
  
      布拉哈汗國、希瓦汗國放棄恐怖教,改奉天主教,國內的恐怖教堂更改為天主教堂,同時開辦學堂,學習漢語漢話。
  
      兩國國內先后出現恐怖教教徒暴動,李定國組織三國聯軍進行血腥鎮壓,誅殺了領頭暴動的教徒,兩國局勢趨于穩定。
  
      華夏永昌十五年(公元1657年)三月,西海艦隊旗艦“南京”號出現在葡萄牙里斯本港口,歐羅巴震動,荷蘭、英格蘭、法蘭西、奧地利、圣神羅馬國、教皇國都派出使者,主動向華夏示好。
  
      四月,華夏與西班牙、葡萄牙簽訂《里斯本條公約》,三國正式結成盟國。
  
      此時的歐羅巴洲,信仰天主教的西班牙、葡萄牙、神圣羅馬國、奧地利、教皇國,因為在宗教戰爭中失敗,國力嚴重下降,唯一的天主教戰勝國法蘭西,并不站在天主教國家的一邊,也不維護天主教國家的利益,甚至有信仰新教的勢頭。
  
      神圣羅馬國因為擔心法蘭西反對,不敢加盟《里斯本條約》,但暗中鼓動教皇國加入《里斯本條約》,以刺探法蘭西的態度。
  
      教皇國在法蘭西的干涉下,未能加入《里斯本條約》,但為了向華夏示好,承認華夏國皇帝李自成是東方的教皇,與羅馬教皇兄弟相稱。
  
      七月,華夏的美洲伯利省會州府發現大量的金礦,傳至國內,百姓紛紛搭乘東盛貿易公司的商船前往會州淘金。
  
      漢人在美洲的數量急劇增加,華夏朝廷順勢而為,在伯利省以北的海岸線建立瑯琊省、海岸省。
  
      華夏永昌十八年(公元1660年),西海艦隊將整個美洲的西北角納入華夏,立為雷光省,雷光省隔著孫標海峽,便是華夏的勒拿都督府,至此華夏在美洲的土地,已經不是飛地,而是與亞洲的土地基本連接一體。
  
      華夏永昌二十年(公元1662年)四月,華夏得知英格蘭、法蘭西、荷蘭在北美大陸東海岸建立殖民地,便搶先在落基山脈以東的蘇里河、密西西比河中游,扶植三個印第安小國百度、網易、華為。
  
      五月,三個印第安小國與華夏簽訂《元州公約同盟》,成為華夏的盟國。
  
      《元州公約同盟》幾乎是《亞盟》的翻版,參加《元州公約同盟》的國家,除了相互之間有軍事協助的義務,所有國家必須推行漢語,以漢語為唯一官方語言;廢除原始宗教,改奉天主教。
  
      九月,五大湖西岸,第四個印第安小國恒大建國,隨即加入《元州公約同盟》,成為《元州公約同盟》的第五個成員國。
  
      華夏的勢力擴張至五大湖。
  
      華夏永昌二十一年(公元1663年),三月,英格蘭殖民至擴張至五大湖,與恒大國發生沖突,華夏以《元州公約同盟》盟主的身份斥責了英格蘭,英格蘭殖民者遂折而北上。
  
      百度、網易、華為、恒大四個印第安小國,在英格蘭、荷蘭殖民者的強大壓力面前,紛紛向華夏示好,因為過唄的百姓與漢人面貌非常接近,他們相信了印第安人是從亞洲遷移過來的坊間傳言,承認印第安人是漢人的后裔。
  
      十一月,由華為國牽頭,百度、網易、華為、恒大四國,百姓認祖歸宗,歸為漢籍,并得到華夏的恩準,四國與華夏的關系更近了一部,華夏與四國修訂了《元州公約同盟》,增加了兩條內容:同盟國國民必須以漢人為主體;華夏用武力保護所有同盟國安全,同盟任何一國受到外部入侵火武力威脅,所有同盟國必須提供軍事幫助。
  
      華夏永昌三十三年(公元1675年),七十高齡的李自成,主動退位,稱太上皇,太子李松繼位,改元盛和,以次年為盛和元年。
  
      退位之后的李自成,不愿意住在北京,主動要求去蘭州試驗不同于華夏諸省的地方政體甘肅模式!
  
      新皇李松撥出巨款,將原先的蘭州皇宮全部翻新,做為太上皇李自成的寢宮。
  
      離開北京城的時候,李自成乘著使用了橡膠輪胎的四輪馬車,帶著已經卸任的郭世俊和所有在世的后妃,新皇李松親自出南城的正陽門送行,此時國政部已經裁撤,華夏三院十部的大小官員停止辦公半日,全部在正陽門送行。
  
      車隊已經消失在視線中,李松的目光還是停留在馬車消失的地方……
  
      出了北京城,李自成的寂寞感越來越重,便停下馬車,讓郭世俊上車。
  
      郭世俊在李自成對面坐下,長久地凝視著李自成,訕訕笑道:“皇上……”
  
      李自成也是盯著郭世俊,良久,緩緩抬起右手,指著自己的腦袋,道:“世俊,你知道朕在想什么嗎?”
  
      “太上皇在想,一個時代,終于結束了……”
  
      “是呀,一個時代結束了!”李自成悠悠嘆了口氣,“離開皇位,朕并沒有輕松感!”
  
      “一個時代結束了,另一個時代又將開始!”郭世俊頓了一頓,方道:“皇上來蘭州,一是為了‘甘肅模式’,另外一個心思,應該是為了蒸汽機吧?”
  
      “還是世俊懂朕!”李自成像個孩子似的笑了笑,“朕這一生,為華夏打下了大片的疆土,能想到的要地全部占了,也不知子孫,不,華夏的子民能否守得住!”
  
      “皇上,子孫有子孫的命運,”郭世俊在李自成面前,一直十分謙恭,李自成在軍政方面表現出的才能,讓他敬佩了一生,“皇上能想到,江山要靠子民來守,不單單依靠子孫,已經是上乘了,再說,華夏已經在研究蒸汽機,領先歐羅巴洲一大步,一旦蒸汽機研究成功,加上面向世界的教育和華夏的文化底蘊,華夏的子孫,或許有我們想象不到的智慧!”
  
      “但愿如此!”李自成掀開馬車的滾簾,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將視線投向車外。
  
      前方,寬闊、平坦、筆直的水泥大道,一直延伸向遠方……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