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至尊神農>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只羨鴛鴦不羨仙 終章

至尊神農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只羨鴛鴦不羨仙 終章

    “那你就讓真正的神帝出來,看看到底誰才是真正的神帝,咱們用實力來說話!”
  
      水娃自信滿滿。
  
      神帝使者面色一冷:“哼,想要和神帝過招,你還不配!”
  
      “你說什么?”水娃最怕別人貶低輕視。
  
      “我說你還不配!”
  
      神帝使者重復一句。
  
      “找死!”
  
      怒喝一聲,水娃一揚手,電閃雷鳴,一道道電光直奔神帝使者而去。
  
      “宵小鼠輩!”
  
      那神帝使者動也不動,竟是以肉身,扛住了這驚天一擊。
  
      江小白劍眉緊皺,驚訝于這神帝使者的強悍。即便是他,也未必敢就這么硬接水娃這全力的一擊。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這神帝使者都那么強悍,真正的神帝得多么的強大啊!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青銅古棺上,那里面的真的會是神帝嗎?
  
      “他若不是神帝的轉世靈童,為何能有如此悟性?”
  
      水娃的天賦讓所有人都感到驚嘆,包括江小白。這輩子,他見過許多強者,但是若論悟性,那水娃絕對是他所見過的人當中最強的。
  
      “他只不過是神帝設下的一盤棋局當中的一顆棋子。”
  
      “棋子?”
  
      水娃連連搖頭:“我怎么可能只是一顆棋子?像我這樣的人,永遠都只會是下棋的人!”
  
      神帝使者道:“這就是棋子的悲哀,自以為是下棋的人,卻不知道自己只是被人捏在手里的一顆棋子。”
  
      “使者,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小白問道。
  
      神帝使者道:“神帝早已料到魔尊會復活,而魔尊一旦復活,一定會想要除掉轉世靈童。他留下的轉世靈童有兩個,其中一個只是障眼法!也就是他!”
  
      神帝使者指著水娃。
  
      “我是假的?”
  
      水娃一臉的難以置信,“不可能!怎么會有我如此高天賦的假的?”
  
      神帝使者道:“你就是假的。要是不把你這件贗品做的真一些,豈能騙過魔尊的眼睛。”
  
      “那真的在何處?”水娃握拳問道。
  
      “就在你的眼前!”
  
      神帝使者的目光落在了江小白的身上。
  
      “是他?”
  
      水娃一臉難以置信的神色。
  
      “不可能!”
  
      所有人都很驚訝,包括江小白他自己。
  
      “我是神帝?”
  
      神帝使者道:“對,就是你!”
  
      “不可能!”
  
      江小白連連搖頭。
  
      “你還不是神帝,只有殺了這個贗品之后,你才能夠成為真正的神帝!”神帝使者道。
  
      “動手吧!殺了他,你就可以成為真正的神帝了!”
  
      “呵,真沒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水娃冷嗤不已。
  
      “水娃,回頭是岸。”
  
      江小白仍念著舊情,并不愿意動手殺了水娃。
  
      “什么回頭是岸?我根本就不需要回頭!動手吧!”
  
      水娃目光一寒,已經發動了攻擊。
  
      “很好!真假靈童,終于都出現了。”
  
      一個蒼涼的聲音自深邃的海底傳來。
  
      原本平靜的海面突然間巨浪狂涌,翻天覆地。
  
      巨大的戰艦也經受不住這樣的大浪,幾乎是一瞬間,海面上反抗軍的所有戰艦便全部被掀翻。大海張開了血盆大口,將所有戰艦與人全部吞沒。
  
      “魔尊,是魔尊!”
  
      已經有人聽出了那個聲音。
  
      一個黑影籠罩在上空,所有人都被那黑影籠罩。
  
      “魔尊,你終于還是現身了!”
  
      “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很久了。如今真假神帝都在這里,我可以一并將你們除掉!以后再無后顧之憂。”
  
      魔尊隱匿了那么久,就是在等待著這么一個機會。
  
      他要找出真正的神帝!
  
      “魔尊,你連我也要除掉嗎?你我之間可是有協議的。”水娃吼道。
  
      魔尊冷笑:“你算什么東西?一個贗品而已,有資格和我講條件嗎?”
  
      “你……”
  
      對魔尊而言,無論是真假,只要是跟神帝有關的,他都必須要鏟除,不能留有任何的隱患。
  
      “受死吧!”
  
      一支大手從天而降。
  
      江小白和水娃同時反擊,但是卻根本無法阻擋這猛烈的攻擊。
  
      這魔尊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直到此刻,水娃才明白自己是一顆多么可憐的棋子。今天,他斷然沒有活著的可能。
  
      “使者!”
  
      水娃大吼一聲:“是不是只要我死了,就能讓真正的神帝回歸?”
  
      “是!”
  
      神帝使者沉聲道。
  
      “叔叔!”
  
      水娃扭頭看向江小白,聲音哽咽。
  
      “殺了我吧!我不是個人,我是個禽獸不如的東西。是你救了我,并且悉心教導我,我卻狼心狗肺,辜負了你。你殺了我吧!”
  
      “水娃……”
  
      浪子回頭,何況這浪子曾是他親手教導的后輩,江小白如何能夠下得了手。
  
      “叔叔,別再猶豫了,下手吧。”
  
      水娃道:“我這條命是你給的,你拿走,我無怨無悔。”
  
      “不!”
  
      江小白連連搖頭。
  
      “別急別急,你們很快就全都死了。”
  
      恐怖的威懾,仿佛抓住了所有人的心房。
  
      “去死吧!”
  
      就在此時,水娃卻朝著江小白沖了過來,在江小白的身前自盡。
  
      “水娃……”
  
      江小白一把抱住水娃的身體。
  
      “叔叔,我好后悔,我做了太多的錯事。”
  
      語罷,水娃便永遠地閉上了眼睛。
  
      “你也去死吧!”
  
      魔尊一掌拍下,黑暗籠罩了整個世界。
  
      一道光芒突然閃現,刺破了這層黑暗,迅速擴大,成為一個耀眼的巨大的光球。
  
      光球之中,一人須發飛揚,一襲白袍,宛若天降謫仙!
  
      “神帝!”
  
      普渡大師老淚縱橫。
  
      “老魔,咱們又見面了!”
  
      “該死!”
  
      魔尊咬牙切齒,“千算萬算,還是讓你給復活了!不過你仍然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神帝剛剛復活,而魔尊卻已經復活了很久。現在的魔尊,變得比以前要強大很多。
  
      “魔尊,你不要太得意了!”
  
      那神帝使者站了出來,“還有我在這里!”
  
      “你們兩個?哼,本座還未放在眼里!”
  
      “魔尊,新仇舊恨,今日一起了結吧!”
  
      大喝一聲,成為了神帝的江小白已然出手。
  
      魔尊單手迎敵,顯然并未把他放在眼中。
  
      與此同時,神帝使者也出了手。
  
      “你們就這么點能耐嗎?”
  
      魔尊一只手以一敵二,竟然絲毫不落下風,足可見其修為之強大!
  
      “休得……猖狂!”
  
      江小白和神帝使者已經是咬牙支撐,即便是江小白成為了神帝,修為陡然將又提升了許多,但仍然不是這魔尊的對手!
  
      “神帝,我等祝您一臂之力!”
  
      身后,那觀戰的反抗軍陣中的高手,紛紛出手,將修為傳輸給江小白。
  
      一個個接連加入,但仍然是未能扭轉這般頹勢。
  
      “助神帝一臂之力!”
  
      所有的反抗軍兵士,也都過來幫忙。
  
      聚沙成塔,滴水成川。
  
      眾人拾柴火焰高。
  
      眾志成城,在所有人的傾力協助之下,反抗軍這邊終于可以與魔尊形成對壘之勢,只是并沒有辦法站到上風,而所有人都已經拼盡了全力。
  
      此時,一襲紅影飄來。
  
      “圣女,快來助本座一臂之力!”魔尊下了命令。
  
      只要這圣女出手,便可以改變天平兩端的形勢,改變整個戰局。
  
      圣女握劍立在空中,“嗖”地向魔尊飛了過去。
  
      “尊上,我來助您!”
  
      魔尊正自得意,誰知那圣女竟是一劍刺中了他的身體之中。
  
      “你……”
  
      魔尊大喝一聲,將圣女震飛。
  
      圣女口吐鮮血,體內筋脈已經全部被毀,活不成了。
  
      魔尊因為突然受到創傷,抵擋不住反抗軍所有人聚集的強大力量,也是受到了重創。
  
      “圣女!”
  
      飄搖的紅影落入了江小白的懷中。
  
      “很好,你終于抱我了。這輩子,我……我也沒有什么遺憾了。”
  
      語罷,盍然而逝。
  
      “圣女……”
  
      圣女對他的情分,他一直都知道,可惜再也沒有辦法報答這份情了。
  
      “魔尊!納命來!”
  
      江小白進入了狂暴狀態,沖了過去,對著魔尊一通猛攻。
  
      受傷的魔尊根本抵擋不住。
  
      “不……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砰——
  
      魔尊肉身爆裂,形神俱滅。
  
      ……
  
      天高水藍。
  
      汪洋大海中的一個孤島上,穿著大褲衩的江小白躺在細軟的白沙上曬著太陽。
  
      不遠處,是他的那些夫人們,正在嬉笑追逐。
  
      他終于過上了夢寐以求的生活。
  
      一名白衣使者突然從虛空之中閃現了出來。
  
      “你好,我是接引者。你的修為已經可以破碎虛空,飛升仙界。我是來接你上天做神仙的。”
  
      “我可以不去嗎?”江小白睜開一只眼,他眼下的生活要比神仙快活多了。
  
      “當然,這是你的自由。”接引者道:“不過我希望你能考慮清楚,成仙可不是所有人都有機會的。地球上幾十億人口,能有這樣的機會的人,寥寥無幾。”
  
      “您要是覺得我這地方還不錯,大可以留下來住上幾日,好好玩玩。要是有事,那您就回去吧,恕不遠送。”
  
      “你什么意思?”接引者詫異地道。
  
      “神仙……”
  
      江小白笑著搖了搖頭。
  
      “不做。”
  
      ……
  
      (全書完)
  
      。著筆中文網m.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