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三章 了無生趣

平天策 第九百七十三章 了無生趣

    “有意思,越來越有意思了。”
  
      天都光越發興致勃勃的樣子,她坐在地上,雙手還敲著鼓一般敲著自己的膝蓋,“賀家原先也不過是地方豪門,哪怕野心勃勃要爭霸天下,按理來說也沒有什么底蘊,同時算計甄氏和北魏老皇帝,這種手筆,不是想就能做得出來的。他們的背后,難道還有什么比魔宗大人還要厲害的人物?”
  
      “你覺得有意思,我倒是覺得你這人也很有意思。”
  
      原道人看著她冷笑一聲,“你折騰出了這么多事情,落在我們的手里,最應該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小命嗎?”
  
      “您也是前輩人物了,就別故意嚇我。”天都光伸了個懶腰,笑了笑,道:“我有的是你們用得著的地方,能幫你們大忙。”
  
      “像你這樣人,或許是能夠有用處,只是像你這樣的人,了無牽掛,又像是真正的瘋子一樣,連自己的命都不在意,誰用你能放心?”原道人淡淡的說道。
  
      “她是總算明白了自己的真正身份,但我是真正的孤兒,過一天算一天,覺得每活一天都是賺到的,活得有意思就行,像我這樣的人,哪里有什么人生目標。”
  
      天都光自己也有些發愁的樣子,但轉瞬之間,又笑了起來,道:“的確要說信譽,我也沒有什么信譽,但我知道的事情多,能給你們的好處也多,而且這件事情我本身有很大興趣,你們不用我似乎也有些可惜,我看不如你們費神幫我想一想,讓我不要這么厭世,讓我有些能夠受你們挾制的地方,說實話,我經歷的事情太多,這世間絕大多數修行者追求的東西我又沒有興趣,但我又不想和那些尋常人一樣無趣,我雖然還年輕,但真的有些活膩的感覺。”
  
      人生最怕就是了無生趣。
  
      蕭素心看著這樣似乎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的紅發女子,突然莫名的想到了自己的過往,她猶豫了一個呼吸的時間,忍不住輕聲的問道:“你是不是沒有什么朋友?”
  
      “朋友?”
  
      天都光看了她一眼,抿嘴笑道:“世上有朋友這種東西嗎?”
  
      蕭素心迎著她的目光,道:“你覺得了無生趣,應該不是沒有什么人生目標,只是沒有什么真正的朋友。”
  
      天都光戲謔的看著她,用唱戲般的口吻故意道:“此話怎講?”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一個人若是處于平靜安樂的環境,便很容易隨波逐流,之前舊朝時,我和林意等人同窗,雖然我也并無什么遠大的志向,但總是想著盡可能出色一些,不要讓家中和師長失望,但到了新朝時,家中失勢,家中連父母都只是想將我嫁出去當別人的小妾,換取他們的一絲安穩,那時平日的同窗和朋友對我也是避之不及,生怕惹了什么禍事,也沒有什么人關心我,我身邊沒有什么朋友,便也覺得活在這世上沒有什么意思。但后來林意卻是幫了我,我才知道,哪怕我在學院時并不出色,但他卻將我當成真正的朋友。有這樣的朋友關心我,我便也不覺得活在這世上是沒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我覺得人始終不是獨物,一個人再厲害,再有想法,活在這世上終究太過寂寞,太過無聊,我們的命運,往往不是自己一個人的命運,而是和身邊的親友,朋友聯系在一起的。你朋友有事,你就有了事,很多事情你們一起做,你便覺得這世間多了生氣,有了活著的意思。否則哪怕是見到世間最美的風景,只是一個人寂寥的看著,沒有朋友在身邊,便的確了無生趣。”
  
      在天都光的眼中,蕭素心只是一個很不起眼的女修,此時蕭素心說這些話語,她也不贊同,也不反駁,只是靜靜的聽著,然后又反問了一句:“那按你的意思,我現在的了無生趣是因為是太過獨|夫,那我現在該如何做?”
  
      蕭素心也沒有絲毫猶豫,只是認真的說道:“我覺得你現在應該認真的找些朋友。”
  
      “找些朋友?”天都光忍不住笑了起來,“像我這樣的人,有什么人敢做我的朋友。”
  
      “只要你真心把人當成朋友,別人自然也會真心待你。”蕭素心看著她,想了想,道:“就如現在開始,若是你將我視為朋友,我自然也把你當成朋友。”
  
      天都光愣住。
  
      她隔了數個呼吸的時間,臉上卻是浮現出不屑的表情,笑著擺了擺手,道:“你以為這是小孩子過家家嗎,說朋友就是朋友,真是幼稚。”
  
      “你不是最喜歡做些瘋狂的事情,做些很有挑戰的事情?”
  
      蕭素心卻是輕聲道:“既然你從未有過真正的朋友,為何不嘗試著對人真正的好,試著結交真正的朋友?”
  
      在所有這些人里面,蕭素心是天都光原本最為忽視的人。
  
      在她看來,蕭素心這樣的人似乎可有可無,根本形成不了什么威脅,然而此時,蕭素心的話語卻讓她的心中泛起前所未有的感受。
  
      她自嘲般笑了笑,隔了一個呼吸的時間,然后挑釁般看著蕭素心,說道:“那若是我將你看成朋友,將來若是有人要殺我,你也會不惜生死的來救我?”
  
      “當然會。”蕭素心說道。
  
      “真的是幼稚。”天都光搖了搖頭。
  
      她還是覺得幼稚。
  
      “你有多少朋友。”但是她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蕭素心微微一怔,她腦海之中瞬間浮現林意和齊珠璣等人,還有身邊的白月露,還有羅姬漣,還有王平央等人,還有劍閣中的人,還有鐵策軍的人…很多,一時根本想不過來。
  
      于是她如實說道:“很多,一時數不過來。”
  
      天都光看了蕭素心一眼,她原本忍不住想反唇相譏,難道這些數不過來的人,在你發生危險時,真的都會不惜生死的來救你?但看著蕭素心的眼瞳,她的眉頭卻不自覺的皺了起來。
  
      她心中陡然生出很古怪的情緒,她自己突然不想在這個問題上和蕭素心糾纏下去。
  
      “你和元燕有自己的路子,但我也有我的路子,現在魔宗不在,北魏原先幫他做事的那些人,我卻能找得到,我和你們,如果再加上北魏皇帝這一方,這賀氏的背后到底是什么人在給他們撐腰,應該不難查得出來。”
  
      她轉頭看向原道人和甄扶星,慢慢說道:“你們不相信我,我也沒有辦法,但哪怕作為魔宗部眾,這什么人連魔宗大人都計算在內,我不是也應該要查出來?”
  
      “小姑娘良善,她可以和毒蛇做朋友,但我不能。”甄扶星看著她冷笑起來,道:“就只是因為這點,就讓我放了你?”
  
      “和我合作,我可以告訴你們遺族的那幾座城里,哪些是魔宗的人。”天都光不屑的笑了起來,“這難道還不夠?”
  
      “若是還不夠的話,我可以幫助你們鐵策軍,不讓你們那些從洛陽逃脫的人落在魔宗的手里,這應該夠了?”她又轉頭看著原道人和白月露,說道。
  
      白月露抬起了頭,她做事一直都很果斷,“我和你去見北魏皇帝。”她看著天都光,說道。
  
  

快乐12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