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鋼鐵蒸汽與火焰>  第一二八一章 屠殺 下

鋼鐵蒸汽與火焰 第一二八一章 屠殺 下

    膨脹的身體上,連同毛孔似乎都變得更大了些,有蒸汽從他身體上匯聚而上,飄了出來。撕爛了緊繃的上衣,佩吉爾連續深深呼吸了幾口氣,軀體在其動作間變得更大一些。呼吸立即變得平緩,而隨風散開的蒸汽也頓時消失了。
  
      溫度感知里,加上自己,現在只剩下十人。從開始到現在,佩吉爾記得也不過幾分鐘時間而已。信息上的差距,無論是個人還是隊伍,一直都是令人頭疼的問題。這一點佩吉爾非常清楚,碰到這種情況的應對方法,除了將范圍收縮,去到能立即反應應對的距離外,就只能向著對方的后方隊伍不斷推進。
  
      此刻唯一令佩吉爾感覺稍微安心一點的事情,便是剩下的人中有三個是分隊長。雖然死去了兩個,但不至于現在自己這邊沒有絲毫反擊的余地。一切信息都變成溫度感知中的肢體動作,磨合完好的好處這時顯現出來,所有話語都能通過肢體來完美傳達出去。
  
      半徑不到五十米的圓形繼續先前的推進,不過越是向前走,佩吉爾感覺到壓在自己身上的壓力也就越大。時刻關注周圍另外九名成員,他們相對自己成為首先剔除目標的概率要大上很多很多。
  
      耳朵里雖然全是雨聲和風聲,夾雜不時從遠處而來的雷聲,但是不僅包括佩吉爾在內,其他幾名成員更是可以非常清楚的聽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環境影響的因素太大,又沒有絕好地能規避這種環境影響的辦法,對方若是直接躺在地面上等著自己踩上去,那絕對會成為瞬間將自己炸死的高爆地雷。
  
      佩吉爾這時揮動了一下手,示意隊伍最好再將范圍緊縮一點。不過此動作似乎已經被對方解讀,手臂抬起后不到兩秒鐘,卻是應該不斷移動的四人,忽然間都以相同的姿勢倒下。
  
      剩余六人的反應不可不畏快,槍聲緊接著傳開,橫向掃射死去四人所在位置。佩吉爾這時也近乎狂奔著沖向那處方向,不到四五十米,近乎就是一個眨眼的時間,他便和著其余五人去到四具尸體旁邊。感知的捕捉敏銳度全部被幾人提升到了最大,他們渴望通過一些細微的痕跡去捕捉到敵人的動態。都知道體溫控制的原理,按照常理,這種能力并不能隨時將體溫保證在環境溫度、或是以下。因為本質便是強制性降低主要發熱源的器官組織的活動來得以控制溫度。當遇到劇烈的運動時,除非是異常精細化的控制,否則決定會出現溫度的起伏。
  
      佩吉爾只能想到一個結果,要么是對方在體溫控制上有著絕對的控制權,要么便是對他們來說,擊殺幾名成員并不是一件費力的事情。
  
      周圍沒有任何動靜,對方像是從遠處進攻,又像是攻擊后以極快的速度遁走。佩吉爾正在急速思考著當前有效的對策,另外一面也再極力分析著對方的戰斗方式。而心悸的感覺也在此刻突然升起。
  
      “趕快離開這里!”好歹將這句話完整的吼出來,只是炸裂的槍聲沒有給他提醒隊友的機會,甚至包括他自己,全都在被攻擊的范圍內。
  
      腦袋被力量極大的物體擊中,被肌肉完全包裹的脖頸發出咔嚓聲音,頓時襲來的眩暈感讓佩吉爾的感知都在此刻完全失效。但恍惚的一瞬間,佩吉爾已經給身體下達了后撤的命令。連續幾個后跳拉開了接近二十米遠的距離,等到眩暈感消失,眼睛中的黑暗重回濕潤之時,佩吉爾雙手握住長槍,瞬間在周身揮舞出一個完整的圓環形狀,緊接著照著身前就是連續數次猛擊。
  
      被長槍切碎的雨幕里,佩吉爾第一次感覺到了敵人的氣息。不過此刻不是應戰的時機,佩吉爾不知道剛才的攻擊是否有逼退敵人,不過他知道那時敵人離得自己的距離足夠近。
  
      開始在雨幕中狂奔,佩吉爾這時才有時間去摸自己的腦袋,從一團碎開的血肉里,將那顆被無數絞結肌肉纖維困住的子彈掏了出來。感知里,心里雖早有準備,但其余五人已經停留在原地,正逐漸失去體溫,佩吉爾心里不免還是感覺到沒有盡頭的無力和心悸感覺。
  
      身體此刻似乎只剩下奔跑的本能,佩吉爾也不知道倒底要拉開多遠的距離,才能給自己一點喘息的時間。因為從自己開始奔跑開始,敵人的氣息隨后就再度消失不見了。整片雨幕之中,此刻似乎只有一人在沒有半徑的黑色空間里尋找唯一一絲代表出口的光亮一般。只是佩吉爾根本不敢停下來,感知中什么都沒有,視野里也只有黑暗,耳朵中只有雨聲和風聲,他甚至在期望黎明能早點來到,提供些微光亮,讓再開闊一點的視野給自己提供哪怕一點踏實的感覺。
  
      控制著自己的呼吸,佩吉爾努力讓殘留的眩暈感消失。
  
      這時溫度感知中突然一閃,兩道熱源成像剎那間出現在了感知中,分開在自己的兩側。距離比佩吉爾想象中的要近很多,兩名敵人離得自己也不過三十米遠。只是心里還是有些小慶幸,知道敵人在哪里,就代表著自己可以把握到機會。
  
      但這種慶幸尚出現在他心中,甚至還未被細細品味的時候,佩吉爾急速奔跑的身體突然失去平衡,向前栽倒狠狠摔在了地面上。當即單手撐向地面,正想站起來,但是突兀的距離感如同身下的地面全部下沉了數米深一樣,就是這短暫的偏差,使得佩吉爾直接在地面上翻滾了數圈。
  
      等到停下,短暫麻痹過后的疼痛感才從雙腳上傳回來。佩吉爾翻身坐在了地面上,離得七八米遠的地方,被突然切斷的雙腳落在了那里,溫度成像此刻還異常清晰。甚至變得極度敏感的溫度感知里,這時還能將混著雨水流走的血液的溫度捕捉到。
  
      佩吉爾抓起長槍,想將之抬起來時,感覺到巨大的力量。雖在這極短的時間里,敵人的溫度成像只閃過不到一兩秒鐘就再度消失了,但他還是偏過頭,看向長槍的另外一端。終于能清楚地僅通過氣息感覺到敵人的存在。就離得自己不到三米遠,視野里此刻甚至可以能看見敵人在雨幕中的黑影,他就站在自己的長槍上。
  
      “突然顯現自己的體溫,就是為了在那剎那間吸引我的注意力嗎?”佩吉爾嘆息一聲,雙手離開了長槍,這時抬起頭看向夜空,讓雨水沖刷臉上的泥土,“其實沒有必要這么麻煩,就算不吸引我的注意力,我的雙腿絕對也會在你們的預料中斷掉的。”
  
      “不過在死亡前,不知道兩位能不能滿足一下我個人的請求。”佩吉爾說,但不抱著什么希望。

快乐12开奖